联盟信息
集团医院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联盟信息 行业动态

一场重金打造的“互联网医院”试验

作者:   来源:金威医疗   更新日期:2016-01-25

导语:一场重金打造的互联网医院实验,试图以互联网的方式变革传统医疗格局,路好走吗?


西安一位40岁的男性,最近总感觉腹部不适消化不良,吃完饭好久才打嗝。他4个月前患重症胰腺炎接受过手术,担心这些表现是因为术后恢复得不好,就通过微医集团预约了专家会诊。

1月10日,他在自己的家中连线了美国外科学院荣誉院士、著名外科专家彭淑牖教授,中国抗癌协会胰腺癌专业委员会主委、复旦大学胰腺病研究所所长倪泉兴教授,广东省人民医院大外科主任简志祥教授等专家,在会诊中得到了令他放心的解答。

这一天正值微医集团的首个互联网疾病诊治中心——胰腺癌诊治中心成立,近20名国内胰腺领域权威专家齐聚乌镇,会诊就正好放在乌镇互联网医院的远程会诊工作站进行。要不然,如果当时这些专家在另外一个地方、或者分散在各地,只要网络畅通,专家会诊也一样可以举行。

在2015年获得3.94亿美元融资后,变身“微医集团”的原“挂号网”动作频频,除了上述横向的专家会诊平台,垂直的病种分级诊疗平台也在近日推出,首个线下手术中心也在杭州率先开业。他们提出的“分级诊疗”、“专家下沉”等口号,与国家医改政策高度契合,获得了不一般的政府支持,这只互联网医疗“独角兽”的诊疗业务闭环初具雏形。
 


无需医院的全网络医患互通


如果仅从“互联网医院”或“网络医院”这个名称来看,乌镇互联网医院并不是第一家。在它之前,至少已出现过三种“网络医院”。

一是以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为主体的广东省网络医院,于2014年10月25日正式上线启用,整合了三甲医院、社区医疗中心、村卫生室、大型连锁药店等资源,在第三方技术平台上提供在线诊疗服务。

二是2015年3月启动运营的宁波云医院,由线下实体医院搭建基层共享的第三方检查检验中心、医学影像中心、教育培训中心等,结合线上资源提供全方位医疗服务。

三是地产开发商打造的互联网社区医院。比如恒大健康旗下的互联网社区医院,提供疾病预防、运动管理、睡眠管理等服务。

这些“网络医院”的共同特点是,都有实体医院作为必不可少的网络结点。而乌镇互联网医院利用网络技术直接联结起医患双方,实体医院只是实施检查或手术的平台。

据介绍,乌镇互联网医院有立即就诊和预约就诊两种服务模式,无论哪种,患者都是直接在微医集团的资源库里选择医生就诊,并不需要通过任何医疗机构来进行。前述西安的患者就是看到微医集团的市场推广慕名而来的,1月10日他的会诊过程也没有医院参与。从这一点上说,乌镇互联网医院使得就医向“看医生”这一本质回归。

事实上,国家卫计委并不认同“网络医院”这一概念——2015年2月,国家卫计委新闻宣传司副司长宋树立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在我国目前的医疗机构类别当中并无所谓“网络医院”,也不存在“网络医院”的审批程序和标准。他指出,广东省网络医院提供的是远程医疗服务。目前我国的远程医疗分为两类,一类是医疗机构之间开展的远程医疗服务,第二类是医疗机构向患者提供的远程医疗服务,广东省网络医院属于后一种。

由此返观,乌镇互联网医院提供的服务显然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它甚至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一家医院的概念——用独角兽工作室创始人、知名医药作家刘谦的话来说,这是一个无边界的网络平台。理论上说,任何患者和任何医生都可以在这一平台上进行连接,所有的人都是一个结点。这体现了Internet互联互通的精髓,可以说是一家真正的“互联网”医院。

基于网络的医疗资源再配置

不过,在乌镇互联网医院这个平台上,“结点”之间的连接并不是无序的。

在1月10日“见到”那些胰腺专家们之前,西安的那位患者先和微医集团的分诊团队进行了沟通。在详细询问了他的病情后,考虑到重症胰腺炎术后护理不好可能出现的风险,才为他联系了这次会诊。

当天接受会诊的一位55岁女患者,一直有不规则左上腹隐痛,一碰油腻就会腹泻。也是由于辗转桐乡、嘉兴、以及上海某三甲医院求医都未获确诊,才被安排了这个难得的机会。

 

方兴未艾的移动医疗有一点广为诟病:即他们都在争夺有限的优质医疗资源,面对“看病贵”,所做的更多是存量重新分配(和流程优化),却不能产生增量去缓解问题。微医集团也无法生产增量,但他们试图通过对存量的优化配置,产生“丁氏穿井得一人”的效果。

第一步未能免俗,还是要有医生资源——微医集团宣布,已将6000组专家团队接入自己的平台,每一组都由一个学科带头人牵头,纵向自由组合,从三甲医院向基层延伸,专家团队的内部协调可以使医患得到相对准确的配置。

为了协助专家团队顺利运作,微医集团与上线专家们协力,共同组织了超过1.5万人的专业分诊团队,以推动海量的医患精确匹配——这是一个“奢侈”的人手配置:国家卫计委设定的综合医护比目标才为1:2。

为了进一步加强上线医生之间的分工协作,微医集团从纵横两个方向发力。

2016年1月16日,他们推出全国首个网上的垂直病种分级诊疗平台——中国消化分级诊疗平台。据介绍,我国基层消化疾病诊疗水平严重不足,很多医院甚至没有消化科。新建的消化分级诊疗平台旨在提高基层消化疾病诊断水平和慢病管理,从而推动分级诊疗。

其二就是横向联合的专科疾病诊治中心,便于专家之间的多学科会诊(MDT)。此前公立医疗体系内部一直存在频繁的会诊,以疾病(而非器官)为中心的MDT治疗理念也越来越多地被采用,而乌镇物联网医院的平台使得这样的会诊摆脱了地域的限制,无论专家们分散在多少地方,都可以方便地在远程诊室里网络相聚,共同商讨治疗方案。较之公立医疗体系内部繁琐的会诊流程,大大提高了效率。“这是个新鲜事物,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已年过八旬的彭淑牖说。

据介绍,2016年微医集团将在乌镇互联网医院设12个相关病种的诊治中心,陆续实现对心、脑、血管、高血压等疑难重症的诊治和对糖尿病等慢性病的管理。如果这样的远程诊疗能够常态化、规模化,这些诊治中心还将成为按病种的大数据中心,为科研提供基础。

“样板间”的政策突破与障碍

既然一切都能在线上完成,为什么还要在乌镇建立一家线下实体机构?除了“样板间”的展示功能,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意义在哪里?

一言以蔽之,这是一个“政策特区”,诸多特批政策绕开了现有的限制。

首先是医生的执业注册。现有规定是必须在医疗机构注册,因此乌镇互联网医院这一实质上的网络平台也申请了医疗机构资质。它正在实现的一个突破是医生跨省多点执业——目前多点执业仍被限于省(市)范围内,而在乌镇互联网医院多点执业的医生,不受执业地点的范围和数量限制。

其次是网络处方权。浙江省食药监局已将乌镇互联网医院作为电子处方的试点,该院联手国药控股以及金象网提供药事服务,可以看作是医院实体药房的线上延伸。

第三,乌镇互联网医院实行诊疗项目由医生自主定价,医院的技术支撑者和运营者微医集团与医生分成,由平台为医生收缴纳个税。据悉,浙江省人社部门正在筹备如何让互联网医院成为全省医保在线支付的试点医院。

可以说,微医集团的这一创新实验还是在一个特制的“培养皿”里进行。也正因为政策上存在障碍,才需要把互联网医院这一本来不受地域限制的事物在各地“复制”——微医集团透露,近期还会有几个省市的互联网医院上线——也就是说,微医集团需要逐一与地方政府沟通,以推动政策突破。

据了解,第一家互联网医院落户乌镇,是因为微医集团的设想与当地政府的“互联网+”热情一拍即合,有媒体称之为“政府倾力打造的样板间”。诚然有乌镇互联网医院开了先例,把它复制到其它地方所需的努力不言而喻。

与现有医疗体系的融合与变革

由于乌镇互联网医院这个“培养皿”和现实是连通的,所以就连“样板间”自身的发展,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互联网+”疾风劲吹,多个互联网医疗平台都在争夺医生资源,医生在多处同时“挂牌”的现象并不鲜见,如何保持对医生的粘着度?微医集团打出的特色是“分工提效”:通过分诊团队的协助,推动医患精准匹配,让资深专家集中精力处理疑难杂症,同时积累有价值的病例以便科研;而基层医生既可以得到下沉的治疗、康复等业务,也可以方便地得到业务上的指导与培训。

然而公立医院仍是最主要的就医入口,上述共赢的局面未免有些理想主义。无可否认,“70%的患者其实不需要去三甲医院就医”,事先的医患匹配很有意义。但是最上层的一批专家永远供不应求,网络平台最多参与对他们的“瓜分”,几乎谈不上为其提供匹配服务;年资或名气不够的医生更需要所在医院的平台,即使有网络平台帮忙吆喝,可能患者也未必买账。

公立医院的配合度是更大的问题。1月10日的远程会诊结束后,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在回答《医学界》的提问时表示,医疗专家们对这种全新的业务模式很感兴趣,但是需要领导观念的转变和政策的配套。张敬华原来任职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管理层,深知公立医院对医生做“分外事”的顾虑。据悉上海的多点执业政策迟迟未能出台,就是公立医院院长们那一关“行不通”。

此外这种网上诊疗还将改变患者的流向,影响到医疗体系的利益格局。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核心功能是复诊与会诊,就医的一个先决条件是,已经在实体医院做过相关检查。据说这样做除了给专家判断提供依据,也不影响线下医院的检查收入。问题是,如果患者需要后续治疗,这笔业务未必会流向参与专家所在的大医院。当然有一些确实是应该被筛掉的简单病例,但一些疑难重症病例可能会产生竞争。

可能部分出于此考虑,也为了推动专家下沉做“更有价值”的手术,微医集团在2015年9月更名时就宣布,要在全国建立五大手术中心;2016年1月,杭州手术中心率先开业,微医集团的诊疗业务闭环初具雏形。换句话说,从线上到线下,微医集团正在试图构建一个完整的医疗体系。它将如何与公立医院为主的医疗体系相竞合,值得拭目以待。

(来源: 医学界智库)